修改密码 续 借
登 录
卡号/身份证号 密码 验证码
故纸:历代文化名人诗文赞杭州(宋)

时间:2015-03-03 来源:杭州图书馆 作者:孙旭升 点击率:368

苏  轼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苏轼在杭州刺史任内,写下无数赞美西湖的诗歌,这《饮湖上初晴后雨》是其中最脍炙人口的一首。

苏东坡在杭州刺史任内,还为杭州的水利建设动过不少脑筋,疏浚西湖是尽人皆知的。另外,他为了改善杭州的航运,也曾有过新开两条运河的计划。据南宋何子远的《春渚纪闻》记载,具体办法如下:

“一自富阳新桥港至小岭,开凿以通闲林港,或费用不给,则置山不凿,而令往来之舟搬运度岭,由余杭女儿桥港至郡北关江涨桥以通运河。一自龙山闸而出,绕江道过六和寺,由南荡朱桥港开石门平田,至庙山然后复出江道,二十里到富阳。”

可惜这计划并没有实现,主要是因为东坡调离了杭州,而后任者又懦弱无能。按照现在的情况看,“南河”可以不必再开,因为浮山早已不复存在,钱塘江与富春江的航运也畅通无阻。 “北河”却还有开凿的必要。因为如果此河一开,不仅使大运河与富春江连成一线,对杭州的航运是一大促进,而且对旅游业的发展也极为有利。且不说运河与富春江的美丽风光,单是筿岭南北那一段,山容水貌,就决不在苕溪或天目溪之下。

秦 观

西湖夜景也是十分美丽的,苏轼就写过一些夜游西湖的诗歌。而他的忘年交秦观,在夜访龙井后写下了名篇《龙井题名记》,勾画出夜杭州的又一绝妙佳景。全文如下:

“元丰二年中秋后一日,余自吴兴来杭,东还会稽。龙井有辨才大师,以书邀余入山。比出郭,日已夕,航湖至普宁,遇道人参寥,问龙井所遣篮舆,则曰:‘以不时至,去矣。’是夕,天宇开霁,林间月明,可数毫发。遂弃舟,从参寥策杖并湖而行。出雷峰,度南屏,濯足于惠因涧,入灵石坞,得支径,上风篁岭,憩于龙井亭,酌泉据石而饮之。自普宁凡经佛寺十五,皆寂不闻人声。道旁庐舍,灯火隐显,草木深郁,流水激激悲鸣,殆非人间之境。行二鼓,始至寿圣院,谒辨才于朝音堂,明日乃还。”

这样的好文章不仅在杭州绝无仅有,历来也不多见。明人张大复在其《梅花草堂笔谈》中认为只有王维的《山中与裴秀才迪书》才可与之相媲美。他说:“二境澹宕凄清,真文中画也。” 这是很高的评价。白天在日光的照射下,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所谓万物无可遁形。但见到的未必一定很多,至少有不少美丽的夜景就看不到。譬如佛寺、庐舍等等,在白天固然也都存在,但在月光下看起来就大不一样;还有风声、水声、虫声,在夜里听也要比在白天听有趣得多。再说那远村的灯光、江上的渔火,甚至草丛中一闪一闪的萤火虫,看上去就跟在童话世界里一样的富于诗情画意!

杨万里

白居易《余杭形胜》诗云:“绕廓荷花三十里”,可见西湖种荷花的范围很广,并不限于岳湖与里湖。譬如净寺前面的雷峰港,也是以盛产莲叶藕花闻名的。徐梦吉《西湖竹枝词》云:

雷峰港口晚凉天,相唤相呼去采莲。

莫为采莲忘却藕,月明风定好回船。

雷峰港在雷峰山东北边,一湾静谧的荷港,到夏天挤满了莲叶藕花。农民坐着小船,一边劳动,一边唱歌;收工时月亮从东山升起,“偏照婵娟色最浓”,这才是名副其实的“荷塘月色”呢。

大家都爱读杨万里的《晓出净慈送林子方》诗,尤其是“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两句。但却未必知道他写的是什么地方。他写的就是雷峰港。从题目看,他俩昨晚上是宿在寺里的。不然,何以那么早就从寺里面出来?寺在南屏山下,地势较高,开门见景,,特别是“寺前莲沼,香红万点,白鸥沙鸟,往来飞啄”。不过,杨万里写的并不是这个莲沼,而是更为鲜艳夺目的雷峰港。

杨万里与林子方从寺里出来,往东走,又折而向北,不久就到雷峰港口。因为无论坐船或步行,这里都是必经之地。坐船且不说,如果步行,也得在此过长桥(并非现在的长桥)。上面我说过,秦观那一次上龙井去,在白莲洲上岸,走的也是这一条路,不同的是时间与方向。秦观傍晚从城里出来,杨万里却一早要回到城里去。但都在雷峰港留下过足迹。足迹是容易消失的,笔迹就不那么容易被抹煞。历来不知道有过多少人在这里上岸落船过桥,可是都“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消失了!惟有秦观和杨万里,只要我们一念及他们的文章,他们就会似曾相识地出现在我们面前,出现在雷峰港口。

陆  游

南宋时候,现在的竹竿巷小区,包括竹竿巷、孩儿巷、白泽弄、山子巷,都是“御街”西侧的“寻常巷陌”,也留下了不少古迹,如陆游听雨的小楼就是很有名的。

陆游曾在孩儿巷(那时叫砖街巷)居住过。这可以拿他的一首《夜归砖街巷书事》诗为证。这首诗写于淳熈十六年春天。但从同年他在《跋松陵集》那篇文章来看,他住的不是砖街巷,而是“砖街巷街南小宅之南楼”。换句话说,小楼是在山子巷而非砖街巷。近人钟毓龙在《说杭州》中也这么说:

 “山子巷,南出竹竿巷,北出孩儿巷。旧名灯笼巷。宋时为吴王府,乃宋高宗之妻舅所居。据传有古井石栏遗留,上刻‘吴兴井’、‘康熙四年修’,今收藏于西泠印社。诗人陆放翁‘深巷明朝卖杏花’之句,传即作于此巷也。”

陆游在杭州写过不少诗,但顶有名的恐怕要算《临安春雨初霁》,尤其是“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两句,更脍炙人口。陆游这首诗写于淳熙十三年春天,.当时皇帝召见他,还给了他一个严州知府的官做,皇帝说:严陵,山水胜处,职事之暇,可以赋咏自适。但是陆游并不满意,因为他志在恢复,不想过这种“赋咏自适”的生活。懊丧的情绪是完全可以从诗里看出来的。

不过古人说,诗有作诗者之谊与读诗者之谊,对一首诗的看法,两者是可以有不同的。譬如陆游所说的“小楼”或“南楼”,实在都只是元人郭天锡在《客杭日记》中所说的“寓楼”——普通市民所居。不过经诗人一写,就觉得格外诗意盎然。同时,杭州本来有卖花者清晓歌叫于市的风俗,所以就更觉得有意思了。清陈璨在《西湖竹枝词》中写道:“十里画楼临水次,卖花声里卷珠帘”,这不就是陆游在诗中所写的那种情境吗?

摘自《文澜》第三期

相关专题文章

杭图官方微信 扫一扫关注
杭图新浪微博 扫一扫关注
杭图支付宝 扫一扫关注
客服中心 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