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改密码 续 借
登 录
卡号/身份证号 密码 验证码
故纸:历代文化名人诗文赞杭州(元明)

时间:2015-03-03 来源:杭州图书馆 作者:孙旭升 点击率:320

郭  畀

郭畀,字天锡,元代京口(今江苏镇江)人,能诗会画,又擅长书法。他于至大戊申九月下旬到杭州,对杭州作为期四十余天的旅游,并写有《客杭日记》一册。日记本来是极个人的东西,或曰备忘录。但是许多人都喜欢读,因为从那里可以发现不少有用的材料。郭畀在日记中详细记录了他在杭州的生活,最多的是会客——吃饭,似乎跟别人亳无关系。但是有一件事却是例外,这就是关于南宋故宫的记载,如戊申九月廿七日项下云:

 “晚,晴,登吴山,下视杭城,烟瓦鱗鱗,莫辨处所。左顾西湖,右俯浙江,望故宫苍莽,独见白塔屹立耳。”

但请注意:这白塔不是现在还屹立在钱塘江边的那座建于唐五代的白塔,而是元代胡僧杨琏真伽所造,也就是下面引文中所说的“西番佛塔”。还有,这一次他是站在吴山上远眺,所以看不大清楚;但是过了半个多月,他又特地跑到故宫遗址上去看,那才是真实的故宫的面貌:

“是日,游大般若寺,寺在凤凰山之左,即旧宫地也。地势高下,不可辨其处所。次观杨总统所建西番佛塔,突兀二十余丈,下以碑石甃之,有先朝进士题名,并故宫诸样花石,亦有镌刻龙凤者,皆乱砌在地。山峻风寒,不欲细看而下。次游万寿尊胜塔,亦杨其姓者所建。正殿佛皆西番形象,赤体侍立,虽用金装,无自然意。门立四青石柱,镌凿盘龙,甚精致。上犹有铜钟一口,上铸淳熈改元曾觌篆字铭在,皆故物也。行至左廊,记得壁上一诗云:‘玉辇成尘事已空,惟余草木对春风:凭高花鸟无穷恨,目断苍梧夕照中。’……”

后人提到南宋故宫,总喜欢援引《马哥孛罗游记》里的话。其实,马哥孛罗恐怕未必到过那里。俗语说,“眼见为实”,所以郭畀的日记是值得重视的。

王稚登

明代中叶以后,江南才士辈出,前有唐寅脱颖于姑苏,后有徐渭蜚声于越中,其他还有祝枝山、文征明、王稚登等也都是名噪一时的。王稚登字百谷,别号笑笑生,原籍江苏武进,后来移居苏州,主吴中诗坛近三十年。王稚登著作甚多,除《王百谷集》外,尺牍和游记也都非常有名,《武林掌故丛编》收录他的游记一种,这就是我现在要说的《客越志略》,它详细记载了游览杭州西湖的经过,比张岱的《西湖梦寻》还要早一个世纪,是了解明代杭州的好资料。

王稚登于嘉靖四十五年五月从苏州出发,乘船至杭州北新关,翌日坐巾车迤逦进入杭州城。如底下一段就很有意思:

“从武林门入,风景大略似两都,人家门外,悉是冬青树。忆读《杭州志》云:‘洪武间都指挥徐司马所栽’,今有如拱者,当犹是其旧植。苍翠鳞鳞,屋瓦尽碧,略如山家青霭,人从树里行,不见赤日 。小楼黑户,副似短扉,纬萧作垣,加墁其上。门门金像,奉浮屠氏甚崇。每慧灯不戢,即千家为墟。故临安大火,非一燎矣。妇人低鬟,胡粉傅面,都作女郎妆。小儿白雪椎髻,甚多美少年,盖山川淑清,生人韶秀,亦如吴中然也。”

描写武林门一带,从街树绿化、市房建筑、男女装饰到习俗风尚,着墨不多,无不楚楚动人。许多人游杭州,多着眼于西湖,说那里的风景如何如何好,却很少有注意到人物风俗的。说杭州人文静白晳的,不止王稚登一个人,但往往笼统一般,今读《志略》,真大有呼之欲出之感。杭州为南宋旧都,可是房屋的建筑却相当马虎, “纬萧作垣,加墁其上”,这样的小楼黑户,从南宋一直延续到清末。木结构的房子本来容易着火,再加上佛灯彻夜不灭,所以防火就成了一大难题。一个新来乍到的人,能够写得如此细致深入,这是非要有敏锐的观察力不可的。

袁宏道

袁宏道曾六次来到杭州,名义上是访友,实际上是为了西湖。头一次是在万历二十五年丁酉。他说:“从武林门而西,望保俶塔突兀层崖中,则已心飞湖上也。” 他对西湖慕名已久,所以一到杭州,就想立即见到这个“梦中情人”。但是西湖实在太美了,乍一相见,就不觉目酣神醉,勉强说了四句话:“山色如娥,花光似颊,温风如酒,波纹若绫。”但还是觉得“不相干丝毫”,所以只好自认无能,慨叹“此时欲下一语描写不得,大约如东阿王梦中初遇洛神时也。”

袁宏道不仅跑遍了西湖的山南水北,还处处志之,吟诗作文,为我们留下了不少弥足珍贵的文学作品。他有一首《西湖总评诗》,被收录在《袁宏道集笺校》的“辑逸”中,却没有注明具体的创作日期。大概他在多次游览西湖之后,某日偶一忆及,便欣然命笔,在奔奔竞竞的众多忆念中,也只能揀那荦大的来写,而这些景色也正是西湖的精彩部分。诗云:

龙井饶甘泉,飞来富石骨。

苏堤十里风,胜果一天月。

钱祠无佳处,一片好石碣。

孤山旧亭子,凉阴满林樾。

一年一桃花,一岁一白发。

南高看云生,北高见日没。

楚人无羽毛,能得几游越?

诗写得明白如话,我也不想有所饶舌;只有对桃花的痴迷,袁宏道可以说是情有独钟的,所以还想说上几句。他在《晚游六桥待月记》中说:“由断桥至苏堤一带,绿烟红雾,弥漫二十余里。歌吹为风,粉汗为雨,罗紈之盛,多于堤畔之草,艳冶极矣。”桃花适宜远眺,但也不妨近玩,如袁宏道那一次“雨后游六桥”,与几个朋友一起,躺在桃树下饮酒,清风微微,落红片片,以面承花,花多的干杯,花少的罚以唱歌。我以为这与元人杨铁崖“鞋杯”(把酒杯放在女人的绣鞋中)的故事相比,不仅高雅,也有趣得多了。

王季重

明朝人写西湖的书不少,如田汝成的《西湖游览志》、张岱的《西湖梦寻》,都是很有名的。但是有些零篇散札,我觉得也很有意思,譬如王季重的《游杭州诸胜记》,写得就有点特别:它只是分景点叙述,并不考虑到全面性,根据目前所见,意到笔随,记下了自己的心得感想,所以较为亲切。全文共有二十七节,长短不一,所谓有话则长,无话则短,快人快语,仿佛是从肺腑中流出。如第四节是写整个西湖的:

“西湖之妙,山光水影,明媚相涵, 图画天开,镜花自照,四时皆宜也。然涌金门苦于官皂,钱塘门苦僧 、苦客,清波门苦鬼。胜在岳坟,最胜在孤山与断桥。吾极不乐豪家徽贾,重楼架舫,优喧粉笑,势利传杯,留门趋入。所喜者野航两棹,坐恰两三,随处夷犹,侣同鸥鹭。或柳堤鱼酒,或僧屋饭蔬,可信可宿,不过一二金而轻移曲探,可尽西湖之致。”     

王季重是明末名人,有气节有文章,而文章据说以游记为最出名,好处在于“表现的新鲜与设想的奇特”。又如下面第十八节谒岳王坟,写得就有点与众不同:

“六桥花柳妍媚,忽尔松柏威森,则精忠武穆之庙墓也。山环水潴,醉人狂子,岸帻者整巾,笑喧者习肃,嗟呼!人心尚有血在。白杨碧槚,鸟亦悲啼。奸桧等铸错接反,头颈俱断,此死铁耳。何不于金牌十二时,效澹庵先生一按哉?予令茂陵,过汤阴,晤其子孙,即茁发者皆凛凛有生气。垂老分节九江,谒其祠已颓废,捐俸葺之。尝读其词吟笺表,雄伟理密,不但武穆,亦文渊也。丰碑大刻,何足揄扬其万一乎!”

王季重处于晚明覆灭之际,乱世思英雄,所以对岳飞就特别敬重。不久,明朝灭亡,王季重绝食而死,前后对照,言行合符,虽然只是短短的几节散记,也可以看出他的真实感情。

相关专题文章

杭图官方微信 扫一扫关注
杭图新浪微博 扫一扫关注
杭图支付宝 扫一扫关注
客服中心 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