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改密码 续 借
登 录
卡号/身份证号 密码 验证码
风物:红梅阁下说平章

时间:2015-03-03 来源:杭州图书馆 作者:项冰如 点击率:280

以西湖作背景的戏剧,除《白蛇传》、《苏小小》以外,就要算《红梅阁》了(又名《李慧娘》)。这还是小时候看的戏。大约是说南宋时杭州青年男女裴舜卿与李慧娘相恋,互赠梅花。后李慧娘为权相贾似道霸为姬妾,李慧娘有一次随行游湖,在船上看到裴生,回眸一笑。贾似道大为震怒,不仅杀了李慧娘,还设计抓住了裴生,意欲杀害,幸得已化为冤魂的李慧娘机智地将他救出,并惩戒了贾似道。戏中贾似道的霸道凶残,李慧娘的悲惨遭遇和死而不渝的爱情,都给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因为是鬼戏,上世纪五十年代还大张旗鼓地讨论过一番,到六十年代自然成了大毒草。但不知什么原因,近二十年也还是不见踪影?我后来对戏剧不太关心,也许正是我的无知罢了。

有一次去葛岭喝茶,意外地听人说起红梅阁了,而且还指着一处黄色围墙里的楼阁说那就是红梅阁。我于是记起这葛岭不仅是葛洪炼丹修道的地方,而且还是当年贾似道豪华相府所在地。贾似道和议有功,拜相封爵。朝庭赐给他葛岭的宅第,并准许他十日上朝一次。因此他自称豪宅为“半闲堂”,称自己为“半闲老人”。从此他很少入朝,而是在府中或湖上花天酒地,所以有人说他“朝中无宰相,湖上有平章”。

贾似道的凶残史有记载。有一次他的妾兄在贾府门前驻足逗留,被贾似道看见,居然投入火中活活烧死。“人无敢窥其第者”。他母亲死后丧事竟办了四五个月,“虚文汩汩,殆无虚日,而国事边事,皆置不问”。比皇帝的丧事还隆重。

《红梅阁》的故事也并非剧作家虚构,《西湖游览志余》中有这样的记载:“似道居湖上,一日,倚楼闲眺,诸姬皆从,有二人道装羽扇,乘小舟游湖,登岸。一姬曰:‘美哉二少年!’似道曰:‘汝愿事之,可留纳聘。’姬笑而不答。逾时,令人捧一合,唤诸姬至前,曰:‘适方为某姬受聘。’启视之,乃姬之首也,诸姬股栗。”情节大致与《红梅阁》相仿佛。这个故事,明代的戏曲家周朝俊就曾编为《红梅记》,后来的《红梅阁》就是据此改编的。情节大同小异。

贾似道权势熏天,但也不能杜众人之口。他命人贩盐船百艘,到京城贩卖以牟利,太学生们就讽刺他:“昨夜江头涨碧波,满船都载相公鹾。虽然要作调羹用,未必调羹用许多。”   当边疆战事频繁,情势危急,他仍然不理朝政过着荒淫无耻的日子。后人讽刺说:“山上楼台湖上船,平章醉后懒朝天。羽书莫报樊城急,新得蛾眉正少年。”他想尽办法搜括民财,推行什么“推排打量”之法,没收大批民产,人们讽刺他:“三分天下二分亡,犹把山川寸寸量。纵使一丘添一亩,也应不似旧封疆。”

多行不义必自毙,贾似道失势以后,贬官高州,途中为人所杀。葛岭的豪宅也渐冷落,遗址也荡然无存。至今在葛岭半山有半闲亭,亭上有联“孤隐对邀林处士,半闲坐谈贾平章”。

湖山虽美,也不必掩贾似道之流之丑。我以为在葛岭大可以辟出一处地方,陈列贾似道的荒淫误国的历史事实,以作贪官者戒!

 

摘自《文澜》第三期

相关专题文章

杭图官方微信 扫一扫关注
杭图新浪微博 扫一扫关注
杭图支付宝 扫一扫关注
客服中心 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