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改密码 续 借
登 录
卡号/身份证号 密码 验证码
天高任我飞——超越自我,实现梦想

时间:2015-03-05 来源:作家公社 作者:陆舒昊 点击率:424

有过憧憬,也有过向往,但邪恶的病魔却早早夺走了我的视力,接着又严重摧毁了我的听力。眼盲耳聋,当同龄的伙伴背着书包连蹦带跳上学去时,我只能守着小屋四角的天空,独对空墙发呆地出神。

寂寞彷徨中,光阴就这样流逝了十多年。

一天,父亲递给我译本《盲人月刊》。醒目位置,美国海德里盲校中国福州分校一则招收盲人英语学员的启事吸引了我的注意。我的心向丢进了一粒石子,掀起了躁动的波澜,又向从破碎的梦的废墟中捡到了希望,一纸申请书第二天便兴匆匆寄向了福州,我报名参加了分校的英语函授自学。那年,我20岁,我不想让青春就这么白白浪费。

啃课本,背单词,带着助听器听磁带练口语。又用盲文扎写笔记,堆起一尺多高的学习手稿压在桌角。袖子磨破了,握笔的手指摩出了大大的血泡,火辣辣地疼。听力也因为过度透支,两次突发性耳聋,两次住院抢救。但我都咬牙挺过来了。三年寒窗,我没让自己失望,付出的艰辛收获了总部校长亲笔签发的一张张A等单科结业证书,收获了金灿灿的“优秀学员”奖状。

校长推荐我报考总部,他说,你一定要给分校增光露脸。总部掌管档案的老师也说,建校80年历史,在这里求学的中国学员掰着指头都能数过来。凭借坚实的基础和稳定发挥,我不负众望,以两轮笔试满分的成绩,拿到了总部录取通知书。能不出国门,在世界享有盛誉的盲人学府跨洋函授深造,这是多少分校学子梦寐以求的殊荣。父亲奖励我安装了读屏软件的电脑,本家一个妹妹拿她第一年的大学奖学金,送我会说话的电子语音词典。鸟枪换炮,站在新的起点上,我踌躇满志。那年,我23岁,广阔的世界正在朝我招手微笑。

通过网络,向总部博学的老师求教,和不同国籍不同民族不同文化背景的校友交流,我求学若渴如吸水的海绵,英语进步神速。我能流畅地阅读普通书籍,甚至文学名著了。我加入了美国国会图书馆残障人分部,又成了英国皇家盲人图书馆的注册会员。小屋空空的墙壁立起了书架,整齐的盲字书一直从底层码到了天花板。

从洋书洋报洋杂志里,我感受到了国际盲人大家庭的丰富多彩,骑马、滑雪、远足、篝火晚会,原来换一种方式去拥抱生活,不幸的命运也同样美丽,同样浪漫。我忽然有股冲动:若能把这些作品译出来投给刊物和全国的盲朋友们分享,岂不比我一人独享更有意义?不可否认,由于历史的社会的观念的生理的诸多因素的制约,盲人的生活圈子是闭塞的,头顶的天空是狭小的。然而在他们内心深处,其实何尝不对外面的世界抱着好奇,每次见了我,总缠着我讲书里的故事,讲那些异国盲人有趣的故事。这不能不说是我们翻译文学的缺失,对一个特殊群体特定文化需求的零关注造成的缺失。既然我学了英语,就不能让它烂在肚子里不用。

怀着一份理想,怀着一份执着,25岁那年,我摸上了英汉翻译的道路,立志用手中的笔架起中国盲人沟通世界的文化桥梁,给单调的生活注入体现价值的元素。筛选、拟译、修改、润色、定稿,以介绍美国训练导盲马,探索盲人出行新模式的作品“我的生活因它而精彩”一气呵成,登上了2005年第一期《盲人月刊》。活泼的文字,炫酷的风格,以及别有洞天的创新理念,立刻在读者中刮起了抢读风暴,据说,刊物刚到某图书馆还没等扯去邮包编号上架,就被迅速借了个译本不剩。听着编辑老师的惊叹,我的心像乐开了两扇门,亮堂堂的,甭提有多兴奋。

初战告捷的喜悦,空前激发了我的干劲。我牢牢立足盲人本位,紧扣盲人需求,想了解什么,就翻译什么,第一时间,第一速度,透过《盲人月刊》这扇联系中国1300万盲人的资讯之窗传递给读者。 “体验黑暗”、“希尔顿·巴伯的极限人生”、“莱比的外交官生涯”、“美国白宫的残障员工”……漂亮的译文征服了目光苛刻的编辑老师,征服了口味挑剔的读者。异国气息扑面而来,犹如轻柔的春风吹绿了《盲人月刊》,“海外传真”栏目旧貌变新颜,焕发出了勃勃生机。

我从此采用笔名“小小世界”,喻意消除语言障碍,把世界的无限精彩浓缩成文字,展现在盲人指尖。短短几年,我通过《盲人月刊》以及新兴的网络媒体,发表了近百篇20余万字的作品,并收入个人文集《寻觅光明·译文篇》出版。我深爱着我的翻译事业,深爱着我的读者。我们自己的翻译文学,就应该造福于盲人,充当中西方文化传播的使者,增进友谊,交融共盈。我是这样坚持的,也是这样实践的,终于孕育了我的第一部译著,为纪念盲文之父路易·布莱叶诞辰200周年,美国著名视障者刊物《马地达·捷格罗》杂志主编迈克尔出版的长篇历史传记《接触天才路易·布莱叶》。

译长篇,听起来多么宏伟的目标,多么大胆的设想。没有顾虑,那是在说瞎话。但父母极力支持我的决定,网友们也给我鼓劲,说愿意作我的眼睛,查资料、校对文稿的困难,只管找他们。连迈克尔先生也写信表示赞同,还寄来了书面授权协议。我的心热热的,血液在血管内沸腾。

百倍的自信,百倍的激情,我用战斗的姿态投入了作品的翻译。因为是严谨的史学著作,本着对历史负责,对读者负责,大凡作品牵涉的每一个人物,每一个事件,都必须仔细核实,绝不能出丝毫差错。电脑实时在线,对照写在纸上、从原著整理出的长长的史料卡片,在中国知网、维基百科、、万方、维普浩瀚的数据库中检索。工作千头万绪,一个人忙不过来,网友们就主动替我分担,将搜集来的信息汇总分类,编制成目录索引方便我查阅。

连续的通宵,我把自己关在小屋。文思喷涌,运指如风,伴随键盘轻快地敲击,行行汉字跃上了电脑屏幕。拼命地译,拼命地写,让流淌的思绪尽情驰骋。然而,写不出只言片语时,就抱着乃到蹲在椅子里,为一段章节完美的译法苦苦琢磨到深夜。累了,困了,眼皮亲热地直往一块儿粘,真想偷懒打个盹,但瞬间闪过脑海的灵感让我睡意顿消,“噌”跳下椅子一步又窜到了电脑桌前。

18万字的译著就这样写成了,凝聚着我的心血,凝聚着我的梦想,打印出厚厚的汉字手稿,请志愿者校对订正后,千里上井冈,带到了首届中国盲人文学爱好者笔会现场。中国盲文出版社穆主编连夜审读了我的作品,第二天,他找到我,甩着我的胳膊,心情激动地说,纪念路易·布莱叶这样重要的全球性盛世,不能没有中国盲人的声音。

“你是陆舒昊吗?”

“是。”

“我是中国盲文出版社。通知:经你执笔,美国国立盲文刻印社授权,中文盲字版《接触天才路易·布莱叶》由我社正式出版发行了。迈克尔先生称赞我们寄去的样书太漂亮了,要永久珍藏。他还说,两个月后2009年1月6日在巴黎举行的路易·布莱叶纪念大会,他一定要把书带去,让全世界与会者看看,看看中国盲人的风采,并将荣幸地宣布,这是他作品的第一个国际译本,影响重大,意义深远。”

我举着听筒的手在剧烈颤抖,抑制不住狂喜,就地转起了圆圈舞,随即拧开一瓶香槟,一扬脖咕咚咕咚喝了个精光。200个日日夜夜淤积的疲劳,300叶手稿铺撒的汗水,此时此刻全一股脑儿化作欢悦,在胸间奔腾,激荡。我骄傲,我自豪,我给几天后自己28岁的生日送上了最沉甸甸的礼物。

小屋四角的天空突然宽广起来,我仿佛一只鸟儿展翅升上了灿烂的云端。湛蓝湛蓝的苍穹,那么辽阔,又是那么高远,就像心灵宇宙无边无际的舞台。超越,梦想。啊,天高任我飞,飞翔在光芒盛开的天空下!

相关专题文章

杭图官方微信 扫一扫关注
杭图新浪微博 扫一扫关注
杭图支付宝 扫一扫关注
客服中心 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