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改密码 续 借
登 录
卡号/身份证号 密码 验证码
瓦罐饭

时间:2015-03-05 来源:作家公社 作者:陈佳永 点击率:1039

奶奶走了三年多。一想起奶奶,就容易想起乡下那段生活,想起奶奶站在那块石头上,等我回家吃瓦罐饭的情形。

大约在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父母去了武汉,农忙才回来,我们便由爷爷和奶奶照管。

乡下的午饭本就晚,我家就更晚。早晨,爷爷奶奶通常要去地里忙活一阵,回来还得先给几头饿得“嗷嗷”乱叫的猪弄食。中饭就常被拖到下午。

为了不耽误我上学,奶奶用一口瓦罐把我的午饭放在灶里,借余火热着。那饭比稀粥要稠,里面加有青菜或萝卜和少许盐,常常还会添进一勺猪油,味儿倒也不错。早上,我一般是剩饭或开水泡炒米对付,奶奶很心疼,隔三差五瓦罐里还会多出一个鸡蛋。

奶奶真会想办法,做早饭的时候,把半熟的大米粥捞起来,和着蔬菜,装进那口带耳的瓦罐里,用罐耙的上齿伸入罐耳,下齿抵住罐体,伸进“烘烘”的灶里。等我回来,再用罐耙端出来。

春暖花开时节,上午第三节课肚子就饿得“咕噜噜”叫唤,一放学便大踏步往家里赶。

路旁,草木葱茏;不远处的树林里,还有“叽叽啾啾”的鸟鸣。我不屑于这些,远眺我那熟悉的小村子,又见缕缕炊烟起。虽然知道那炊烟或许一定不属于自家,心上还是一阵欢喜。我猜想,我的奶奶又站在那块石头上等我吧。脚下便加上了劲儿。

奶奶并不认识钟,她凭着光照距离那块石头的尺寸,就估计我该回了。那块石头其实是个小桥,一头枕在大门口,一头落在稻场边,下面横过一条排水的小沟。我一进村口,时常能看到奶奶站在那块石头上,手搭凉棚,向着村口的方向眺望……我看到奶奶又在等我,便迎着她奔去。奶奶说“莫跑,莫摔着。”边慢慢放下胳膊,看着我,眼里充满笑。然后利落地转身跨过门槛,径直去了灶屋。

奶奶蹲下身,伸着脖子,小心地端出那口瓦罐,来到桌边。揭开盖儿,白汪汪的气体弥漫而起,伴随的还有四溢的香味。随着罐底渐渐抬高,桌上便有了我喷香的午饭。奶奶很细心,总要用筷子把粘在瓦罐里的饭全扒出来,还要将落到碗沿外的菜夹回碗里,再用筷子在碗里按了按,最后把筷子插在饭里看着我。我总看到她疲惫的面容,可她的眼睛仍然在笑。

奶奶一边催我快吃,一边弯腰抄起竹篮,临出门,叮嘱我全部吃完。有时候,我在奶奶取瓦罐的当儿,拿一只薄膜袋跑出去,在泥巴墙的窟眼儿里逮细腰蜂。奶奶倒好饭,就追出来,叫我快吃,说冷了伤胃。可我并不是一喊就应的,然而奶奶总有好脾气,绝不像那些因为繁忙、劳累而容易发火的人们。

那口瓦罐伴我读完小学,也为读初中的我煨过汤。汤喝完了,该返校了,走过那块石头,便期待下一个假期的到来。

如今,泥巴墙早已换成红砖墙。那块石头早已没了踪影。奶奶也走了三年多。逝者如斯夫。可石头上的奶奶,春晖下那个熟悉的身影,那双充满笑的眼睛一直温暖在我心里,不能忘怀。

相关专题文章

杭图官方微信 扫一扫关注
杭图新浪微博 扫一扫关注
杭图支付宝 扫一扫关注
客服中心 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