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改密码 续 借
登 录
卡号/身份证号 密码 验证码
浅读《山海经》

时间:2015-08-12 来源:杭州图书馆 作者:王诗婷 点击率:649

这部古书作者不详,内容繁杂天文地理无所不包,不是《聊斋志异》般的短篇小说集也不是《红楼梦》似的长篇小说,而是少见的文字地图。翻看到后半部分,发现《山》中一些内容很是有趣,不再是自南海向东五百里后看到的山川巍峨,是妖。
    《山海经》中记载的妖,往往是有真实物种存在的,例如狸例如狐。狐与狸分属两种不同的科目,书中也是毫不含糊的分别说明,甚至比起一些现代小说读本来更为细致。想来,《山》的编纂者在数千年前就尽几代人的小心谨慎,让这大部头作为一部内容可信可循的书册流传下来。
    想到此处我合上书页,叹道这就是古人的思想之精妙。古人著书,是抱着绝对的严肃绝对的严谨;手中的竹筒不仅归属于自己编纂的年代,更是要子子孙孙万代流传下去,这世代人都将瞻仰这现在还未完型的著述,每一笔都是一锤定音容不得更改。
    此处落笔是孝道,便世代都将这一文作孝道传;此处落笔是私是公是高是低,往后百十年都是如此。放下竹简闭上眼,能看到后代学子匍匐在地虔诚传诵。
    所以踏过一百座山川也要让数据精确,因为这一笔将定格至百年以后;踏过一百条河流也要描绘全善,因为这一锤定音要让后世都洗耳恭听。
    古时人对书的崇敬与严谨,在当今的信息爆炸时代已无处可寻。《山海经》的作者没想到书册留存了不止百年,直至今日还有学子彻夜捧读,掩卷思量那吃去孩子噩梦的獴兽。
    正得益于那些不知名编著者的严谨,近年地理学家们根据书中内容探寻出了大部分相对应的山川河海,并证实《山》一书中囊括的地域已触及当时那尚是一片荒蛮的美洲。
    还有些内容与山川河海无关,牵及的是人的七情六欲。
    也读过些《钟馗捉妖》般的古书,大多不过和《聊斋志异》一般让人觉得稀奇有趣,想着古人的想象力与创造力真是无与伦比,隔上几日就将狐妖猴精一同忘掉。与之不同,《山海经》中的妖是被物化的恶或善,读尽再品又回得出甘味来。
    一种藏匿于山中的小妖,名字已记不清了。某日,一只小妖被山野村夫捉了去,不识面目的村民将其烹了吃尽,不料它在人肚中施法,吃了妖肉的人都变了铁石心肠,七情六欲都散去不见。于是山中少了一只小妖,多了一户没有情绪不会哭不会笑的人家,从此再无人敢食妖肉。呐,原来水袖长袍的古人早知真正的恐惧不来源于苦难,来源于麻木不仁。
    百山百川行不遍,山中的百妖却是总要遇见的。
    再将《山海经》与西方著述《神曲》作比。
    我发现东方人的讽刺较委婉,也多了几分隐晦,与西方人的大刀阔斧对比鲜明。或许是时代不同,文艺复兴时期多的是唇枪舌战以及发生频率极高的震撼,东方古人却是以温润如玉的腔调娓娓道来。或许因为隐晦总伴着耐人寻味,比起慷慨激昂康庄大道来,我对那小道羊肠多几分倾心。
    《山海经》是部难啃的书,不过值得一看。读《山海经》只需洗净手也把自己洗净,像个大口径的容器去汲取千年前古人植下的肥沃,等合上书页时便又是个满当当的自己。
还需要一点沉淀筛选,上述工序过后,便知自己喜好哪只妖。
 

相关专题文章

杭图官方微信 扫一扫关注
杭图新浪微博 扫一扫关注
杭图支付宝 扫一扫关注
客服中心 扫一扫关注